Post Jobs

这个村像这样的海参大棚就有98个,海参育苗的生意不好做

图片 5

说起海参,相信大家伙儿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可是说起海参育苗,恐怕并不是人人都熟悉。咱们吃的海参,都从海参育苗这一环节开始。不过,也许很少有人能想到,就在咱们青岛即墨东部沿海的一个只有860户的村庄,这里出产的海参苗却占到了全国总产量的七分之一。记者赵杰

500)this.width=500″
src=upload/news/n2012101008464146.jpg>58岁的船老大刘玉书转产转出更好的生活。&nbsp
10月7日是黄金周的最后一天,也是本报联合青岛暴走团发起的“徒步海岸,发现青岛”考察团的最后一天探访,从田横镇到丰城镇上演了15公里最后的疯狂。在周戈庄村,记者发现,这个每年都举行祭海节的渔村不少村民已经转产,从以前出海捕鱼的船老大变身成为海参苗培育的养殖户,年收入从仅几万元暴涨到了几百万元。
印象&nbsp祭海节广场上五天一大集
当日,考察团从田横镇出发,上午9时许到达周戈庄村。滨海公路新修路段一直往北延伸,经过这个渔村。村委会前的广场紧靠大海,每年春天在这里都会有一场盛大的祭海节活动&nbsp,那是这个村一年当中最热闹的时候,渔民们靠海吃海,自然也相当敬海,将家里的“&nbsp好东西”都拿出来祭奠,祈求更大的收成。
而没有祭海节的广场上,每五天一次的大集当日正在开着,附近好几个村的村民都到这里购物,除了祭海节,这里村民的生活也悄然发生着变化,随着出海捕捞的收获变少,这个村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了自家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渔船,回到岸上来搞起养殖,而这一变,生活也随之越变越好。在祭海的广场北面,就是周戈庄村村民家的海参养殖大棚和海参苗育苗场,它们取代了出海打鱼,渐渐成为村民生活致富的支柱。
转行&nbsp58岁船老大转型养殖业致富
58岁的刘玉书有海边渔民共有的特征,黝黑的脸上满是被海风刻下的道道皱纹。
“我从20多岁出海,到53岁才不干了。”出海30多年的刘玉书以前是村里数一数二的船老大,经验丰富的他每年的收入也能达到10万元左右。直到年纪大了,出海体力上支持不住了,他才放弃了这一行,改做其他的营生。“船也交给国家了,给了好几万补贴。”而就是这样一位觉得自己渔民生涯要结束的船老大,却因为养殖业而焕发“第二春”。
几年前,刘玉书在村里比较早地开始了海参苗育苗的工作,他的育苗场建在了离村不远的大桥附近。“这个风险还是很大的,下决心不容易。”他说,要建个育苗场起码要投入一百多万元。前两年的收入不是很好,后来慢慢变好,一年的收入也在一百多万元,比起以前打鱼的时候收入翻了好几倍。“我就觉得我的这个转型是挺成功的,效果挺好。”他说改革的路子还是很对的。
对于现在的生活,刘玉书很满足,两个孩子也都成家立业了,自己就没有了心事,现在就专心“伺候”自己的海参苗场。
合作社&nbsp为养殖户发展提供保障
“&nbsp周戈庄村这个地方的海域很适合养殖海参。”该村渔业主任刘胜进说,这个有&nbsp860户2600多口人的大村,从2002年开始就陆续上马了一批育苗场,开始经历了一段时间起伏后,后来都能挣到钱&nbsp,规模也就越来越大,并且很多育苗场都是建在了盐碱地上,也算是土地的高效利用了。而且,在周戈庄村,这里的海水很适合海参育苗,因为在这里很多养殖场的水是循环的,水里的盐度等也很适合。“&nbsp每年冬天都有厦门那边的人过来进海参苗到他们那里去过冬。”
刘胜进说,这个村目前有育苗大棚96个&nbsp,渔民每户每年能挣三四十万元,渔民转产的效果还是很明显的。“国庆节前,就有央视的记者来我们这儿采访了好几天,就是关于这个渔民转产的事情,这两天刚播出了。”他介绍,养殖挣钱多,但是风险很大,因此还有很多村民保留着原先出海打鱼的习惯&nbsp,不过,现在村里仅有&nbsp46条中型渔船和25条小型渔船,这个数量还在不断地减少。
为了更多地帮助渔民规避风险,周戈庄村的养殖户决定抱成团,共同抵御市场的冲击。2010年冬天,成立了合作社——三平岛海参合作社,以帮助养殖户联系大客户,在销售以及价格等方面提供一定的保障,村民也从中尝到了甜头。“下一步还得继续走这个模式,让村民更富裕。”
文/图记者&nbsp李晓哲 考察团徒步行正式收官
10月7日14时左右,考察团抵达了此行的终点——丁字湾大桥。此次由本报联合青岛暴走团发起的“徒步海岸,发现青岛”活动,10月1日从胶南董家口出发,国庆黄金周期间,考察团前后7名队员用这种极限运动的方式度过了一个有意义的假期。
青岛暴走团团长胡科丰给予了极大的支持,从路线设计到后勤保障等都给出了专业意见。队员牛宗晖和杨蓉是全程走下来的队员,他们也最早参与到此次活动策划当中的队员,尤其是牛宗晖,在崂山风景区徒步中脚底长了泡,腰也扭伤了,但是仍然坚持走下了全程。
今年还是大二学生的张梦是一个活泼的“90后”,她是队伍中最能调节气氛的一个人,有了她,一路上充满着欢声笑语,而她也走完了5天的路程;队员刘文波老家在湖北,如今在城阳工作,他参加了前半段徒步,是一位憨厚的小伙子,非常懂得照顾其他队员;叶宏虽然因为假期值班的原因只参加了一天的活动,但她的热情是很高的一位,一直在跟记者沟通行程,终于在徒步凤凰岛一段加入进来,并且身为英语辅导老师的她很有主见,能给队员的路线设计起到很大的帮助;队员蒋林利原本只想参加一天,但老家广西、酷爱极限运动的她在徒步一天后被活动本身吸引,最终参加完全程的活动。
一桥连即海,路越走越“宽”
从丁字湾大桥返程,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,不仅数公里的大桥需要徒步走过,而且当地不通公交车,只能靠走。队员们回程又走了三四公里,终于在半路上拦下了一辆丰城县的小客车。车主叫于新鹏,家住丰城县,当日是赶往80里外的海阳去购买汽车零部件的。
“现在到海阳很快,开车1个多小时就到了,以前要绕很远的路。”于新鹏说,他们从丰城到即墨只需要1个多小时的时间,因此更喜欢去海阳采购了。
这段路缩短了,最大的“功臣”则是刚刚开通不久的丁字湾大桥。站在丁字湾大桥上眺望,远处的海一望无际。一路上最大的感受就是人们对于海的利用越来越多,越来越深入。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,青岛作为龙头,对于海的文章还将继续,并将走向宽广。&nbsp

图片 1
图片 2
图片 3
图片 4
图片 5

本村地不够到外地育苗

核心提示:去年参苗价每斤135元以上,今年却降到70元,岛城的海参养殖如今正在遭遇着现实版的“2012”。连日来,记者围绕海参市场,走访多个海参村和海参养殖户,从海参育苗、大田养殖,再到北参南养等调查发现,本地海参育苗棚大规模上马,南方养殖面积不断扩大,这股由高额养殖利润引发的海参养殖热潮导致产能过剩,直接引发了海参价格的大跌。

昨天下午,记者来到田横镇周戈庄,还没到村口,就被海边一排排蓝色的大棚吸引。“这就是海参育苗大棚,这个村像这样的海参大棚就有98个。”周戈庄村渔业主任刘胜进介绍,周戈庄村一共有860户人家,三分之二的人从事海参育苗和养殖工作。

事件

“你看到的这些大棚只是我们村民建设的一部分育苗大棚,因为最近这些年国家出于保护耕地和沿海资源的考虑,在我们村当地已经没有空间再搞育苗大棚了,所以不少村民都到省内其他沿海地区,比如烟台、威海、滨州等地去搞养殖了,可以说这个产业是越做越大了。”刘胜进说。

海参价大跌养殖户轻生

各地养殖户都来买参苗

在山东青岛即墨市田横沿海,都说建海参育苗棚一年能赚回百万,许多渔民卖掉渔船筹资建棚育海参苗,准备大赚一笔。然而,盲目建棚却酿成惨剧。

咱们青岛的海参苗是全国有名的,而田横镇是海参育苗的重要基地,周戈庄更是其中的佼佼者。记者了解到,光是周戈庄本村的98个育苗大棚,加上村民在外地租借的150个育苗大棚,海参苗的供应量能占到全省的三分之一,全国的七分之一。“其中比较大的是东升,三平岛,大澳,海昌这几家育苗基地,每个大棚年收入都在100万元以上。”

“海参育苗的生意不好做,把人都害死了。”记者采访了解到,即墨田横岛40多岁的渔民老宋,从去年开始,看到建设海参育苗池成为暴利行业,先后贷款数百万元建起了两个海参育苗大棚,可是今年市场行情突然不好了,宋先生因为资金链断裂,选择了自杀。

每年海参苗有两次出苗期,春秋各一次,一斤海参苗贵的能卖到180元一斤,便宜的能卖到80元一斤,因为个头大小有差异,个头越小的越贵。每到出苗时间,河北的,辽宁的,福建的,浙江的,烟台的,威海的,可以说全国各地的客商都来这里采购。“按照平均每个大棚年收入80万元计算,这样大致算下来,每年我们村的海参育苗产业的产值能达到两亿元。”

老宋的同村渔民告诉记者,老宋这几年一直在养殖海参,但运气不好,一直没赚到什么大钱,这次建起海参育苗池,实在是压力太大了。老宋走了,留下了两个未成年的女儿,大女儿才15岁,这让一家人的天塌了下来。

近半村民买了小汽车

去年赚百万今年只保本

在前往周戈庄村村委会的路上,路旁一幢幢二层小楼站立成排,刚刚铺好的柏油马路在阳光照射下还泛着光晕。“今年8月份村里刚刚出钱修的马路,现在修好了,以前坑坑洼洼的道路没有了,我们出行方便多了。”一名骑摩托车经过的村民告诉记者。

“刚开始建起大棚时,一年最多能赚百万元,少则也能赚几十万。”昨天,在即墨田横岛养殖海参苗的张老板告诉记者,三年前,田横沿海的海参育苗池不足百个,投资50万建起一个育苗棚,一年下来能赚100多万元。正是在这种利益的驱使下,当地渔民一窝蜂上来了,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内,即墨田横等沿海三年前只有80多个育苗棚,如今现在至少8000多个。

采访过程中,记者了解到,现在周戈庄村村民的人均年收入达到了4万元以上。日子好过了,将近一半村民家家庭都买了汽车。走在周戈庄村内的道路上,不时能见到来往的私家车。

“海参育苗棚建得多了,价格自然跌了。”张老板说,刚开始时,海参育苗棚少,每年产出的海参苗供不应求,每斤价格也非常高,像30到50头的海参苗,一斤就能卖到135元,但今年价格跌到了70元左右。“海参苗一旦养大了,池子里的氧气不够,会因缺氧死亡,现在只要能保本就赶紧出手。”张老板说,原来的海参苗能有至少一半的利润,而今年利润几乎全没了。

村民刘宗晓自己办的海昌育苗场算是村里比较大的企业了,如今手里有了钱的他,刚刚买了辆宝马车。“以前靠打渔为生,自从2002年搞起了海参育苗,日子是一年比一年好。”

南方养参户不敢收参苗

“去年南方雨水太多,又遭遇了洪水,大量海参池被泡在水里,损失太大了,这也是造成青岛海参市场不稳的主要原因。”昨天,即墨市丰城镇一名养殖户告诉记者,他有几个南方养殖海参的朋友,去年也在即墨收购了大量的海参回去,准备发笔大财,谁也没想到,去年夏天的一场暴雨,将成千上万亩的海参池淹没,造成巨大损失,也有成千上万的海参养殖户赔了个底朝天。

南方海参养殖户吴先生告诉记者,去年遭遇了一场暴雨后,许多养殖户都赔大了,所以今年几乎还没人来青岛收购海参苗,海参苗的价格一降再降,和这个原因也有很大关系。

成品参价格跌到每斤68元

不仅仅是海参苗价格惨跌,成品鲜海参价格也跌到了近几年的谷底。从事10多年海参养殖的养殖户李忠明说,这个情况近几年来还是第一次出现,从今年过完年以后,成品参价格就开始下滑。

一家海参店经理告诉记者,6月14日的行情是:池养鲜海参3个头1斤的收购价是每斤70元,海养鲜海参3个头的收购价格是120元。“海参价格这几年一直涨,但今年池养海参的价格明显降下来了,而且降幅至少在三成左右。”

记者了解到,就在前两天,蓬莱和威海的成品参价格一度跌到55元一斤的低谷,而青岛本地的鲜海参价最低到了每斤68元。田横海参养殖户老陈告诉记者,今年海参价格一开始就比去年低很多,起码比去年同期低了30元一斤,今年一斤1至8头的圈养海参收购价格基本就是在75元一斤上下浮动,而去年这个时候大概要100元一斤,最贵时达到135元一斤。

即墨田横镇一名海参养殖户称,往年春天大量的福建和辽宁的养殖户,都来即墨收购海参苗,现在收购基本停止,多数收购商都已经停止了收购,估计要等到秋天的时候,这些收购商才会再次活跃起来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